欢迎来到百姓彩

为什么社会上的“巨婴”越来越多?

“巨婴,何尝不是一种癫狂。”

社会不是公平的,社会人也不是。社会不是宽容的,社会人也不是。饱经社会的风霜雨露的摧残后,就能换来一点清醒的认识,认识到自己在身处的这个大环境中的渺小。以及,深刻地看到那些曾以为是真理的事物有多么可笑。

我们批判巨婴,怒斥妈宝男,公主病。我们对于那些即便成人了,也躲在母亲的臂膀下的“大儿童”充满愤慨。而这样的人没有变少,反而在变多。而能够哺育出巨婴的,往往并非一般家庭。而这一部分不一般的家庭,在社会上不是主流,然而他们往往占有着不小的财富。

图片来源网络:“巨婴”

坦诚来说,也许很多人都会嘲笑地主家的傻儿子,但是也有不少人是嫉妒地主家的余粮。我们在宣泄我们的怒火时,动机不一定纯粹。我们习惯了躲在社会道德的阴影之下,对着我们看到的不喜欢的事物发起冲锋。用文明的姿态,做着野蛮的事情。

我们是否自愿独立?每个人扪心自问,答案定然千奇百怪。因为独立,意味着掌握有限的自由的同时,也意味着自己需要面对更大面积的未知。几乎所有人的童年都有过一段迫切想要摆脱父母的经历,发展心理学将这段时期称为:叛逆期。而且是有两个叛逆期。不仅仅只有青春期被称为“叛逆期”。

我们曾经是依赖着的。依赖着父母,依赖着家庭。那么,是什么把我们从父母身边“赶走”?有些人如此解释,雏鹰大了,就要搏击长空。果实成熟了,就要落地生根。船只组装完成了,就要扬帆起航。 这些披着正能量之皮的心灵鸡汤,把成长视为自然中的一环,并且不予任何补充说明。最后,试图告诉我们,孩子离开父母,是天经地义。

图片来源网络:曾经风靡一时的心灵鸡汤

这便是法兰克福学派哲学理论中谈及的社会经验属性的知识。这种知识或者说见解,并非我们经过缜密分析而得来的,而是我们自认为无需任何手段和过程,就能使其成立的内容。这一类的知识往往也被称为“先验知识”。事实上,这一类知识也很难寻根究底,去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而往往这些辛辛苦苦得来的解释,反倒只会换来白眼,以及一句“本来如此”。

那么,父母离开孩子呢?这种离开是否仅仅只是孩子离开父母的同义?显然不是。这里涉及到了主体的选择。但是,我们应当看到的,父母和孩子事实上是一组互相影响着的关系。在这组关系里面,所有的要素都具备充足的主体性。父亲是拥有主体性的独立个体,母亲也是拥有主体性的独立个体,孩子同样也拥有主体性。

每个人生来,对于自己而言,就是独立的。从我们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外貌外形时,我们把我们放在了这个三维的时空中。我们就在这个三维世界中拥有了独立。但是每个人所拥有的这种独立和自由,都是相对于自己的生理地位而言的。每个人的成长,都是无法独立的。正因每个人无法独立成长,社会才会将独立成长作为每个人的终身任务。也把独立与否视为分水岭。

图片来源网络:照镜子的小孩子

依照正常的时间流程,父母的生命必然会在孩子之前结束。一个家庭,必然经历组合,维持,分离三个阶段。死亡会化作无可阻挡的力量,强硬地拆分每一组亲子关系。没有人能够在死亡的裁决之下,得到特殊对待。权力,财富,美色,对于死亡的既成事实而言,毫无意义。关系再好,感情再浓烈,也敌不过死亡的一刀两断。

每个人的归宿都是死亡。而对于孩子而言,如何在父母离开之后能够活下去,这成为了性命攸关的事情。对于人类基因的延续而言,如何实现不断代地连续传承,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。父母将孩子带到世界上来,也承担着使孩子能够独立生存的使命。人类的基因,正是在不断的死亡和新生中实现了传承。对于人类而言,死亡,并不陌生。

我们曾经如何依赖父母,我们下定独立的决心就越容易动摇。婴儿时期的我们,离开了监护人根本活不下去。没有独立觅食的能力,无法独立适应外在环境变化,没有攻击力,没有思维能力,没有完备的免疫系统,如此脆弱的生命,面对威胁,必死无疑。我们的父母是这么想的,所以我们也曾经受到过近乎密不透风的保护。每个人能够顺利度过婴儿期,最应当感谢不离不弃的母亲。

图片来源网络:“母婴”

然而,每个人无法完成独立的“罪魁祸首”也是母亲。儿童心理学家温尼科特将这一现象称为:“吞噬的母亲”。我们需要试着理解一下,保护,也是一种权力。也就是母亲保护孩子的过程中,也存在着权力关系。孩子被母亲保护,是一种特权,也就是“因为我是妈妈的孩子,所以妈妈会保护我”。对于母亲而言,将孩子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,既是一种母性光辉,也是在宣告着自己的社会权力,“这是我的孩子,他受到我的保护”。

图片来源网络:心理学家温尼科特

当孩子长大成人之后。母亲应当放手,但是放手意味着放下了自己的权力。孩子应当独立,但是独立意味着失去了深切的依赖。母亲无法放手,并且认为自己是“爱孩子”,认为自己是在尽到“保护孩子”的“职责”,不愿意承受和孩子的分离,不愿意承认孩子的独立性。而对于孩子来说,一来一直处于妈妈的庇佑之下,二来又缺乏足够的生存能力,从“理性逻辑”出发,跟在妈妈身边才能够确保自己“活得滋润”。母亲认为自己是“爱”,孩子觉得自己在“孝”。这种与社会律法相左的现象,一次次挑逗着社会人的神经。

巨婴的背后,存在着两个癫狂,同样的绝对自我。

posted @ 22-07-12 10:11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百姓彩平台,百姓彩官网,百姓彩网址,百姓彩下载,百姓彩app,百姓彩开户,百姓彩投注,百姓彩购彩,百姓彩注册,百姓彩登录,百姓彩邀请码,百姓彩技巧,百姓彩手机版,百姓彩靠谱吗,百姓彩走势图,百姓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百姓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